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书包网 -> 恐怖灵异 -> 亡语流淌之冥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解开的软弱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铃兰只觉眼前一晃,当发现那是白樱后,急忙叫道“白樱可恶,放开她她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了”

????“老夫当然知道,可谁告诉过你,这样她就安全了”阿贝伊勒狞笑着,将白樱的脖子掐着提在手中,对着阿莉尔。www.83kxs.com

????白樱无力地垂着头,几缕碎发停在额前,让人不禁想要为她将这些头发捋到一边,然后轻轻地抚摸一下她的脸

????这些,阿莉尔自然做不到。

????这该死的魔法挡在她的面前,始终让她无法逾越。

????她更加奋力地撞击着,神色间,愈发疯狂,脑门的青筋都凸了起来,看得人心惊肉跳

????薨的声音,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喂喂阿莉尔,你也太让我失望了,你还在等什么眼前的束缚,不过是轻轻一用力便可以解开的,你为何还在犹豫我看,白樱还是有救的,你想为了一些毫无用处的人类而放弃她吗哈哈,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么地废物,来啊”

????就在此时,白樱的眼皮,抬起来了一点。

????那不是幻觉

????白樱真地还活着,而且,还苏醒了过来

????这一刻,阿莉尔愣住了。

????她的嘴颤了颤,却没能说话。

????白樱连头都已抬不起来,却在看到阿莉尔的样子后,虚弱地道“阿莉尔大人你在做什么不要为了白樱迷失你自”

????“咔嚓”

????一个清脆而恐怖的声音响起,令一直紧紧盯着白樱的阿莉尔和铃兰彻底地呆了

????白樱的头,彻彻底底地歪垂在了一旁。

????阿贝伊勒面无表情,将白樱的尸体朝着一旁轻轻地抛了出去

????“砰”这是白樱摔到地上的声音,可在众人耳中听着,却远比阿莉尔那碰撞屏障的声音还要令人震撼

????“白樱”铃兰撕心裂肺地喊着,这一刻,她凄惨的哭声,仿佛成了这残酷世界中唯一的声音

????就在阿莉尔呆滞地看着这一幕的时候,掉在地上的属于白樱的长刀,出现在了她右臂旁,轻缓地漂浮着。

????“这把刀,真地可以交给我吗,阿莉尔大人”

????“当然,从今天起,你就是它的主人了”

????“那说定了,只要我没有犯错,您可就不能把它要回去”

????“不是都说了嘛,你是它的主人,我怎么有权利将属于你的刀要回来呢”

????你的刀回来了,可你却为何不能回来

????阿莉尔的目光,逐渐从白樱处,缓缓地移至阿贝伊勒处,眼中的悲伤与苦痛,也逐渐被如洪流般涌来的愤怒和疯狂所掩盖

????阿贝伊勒却还是面无表情,他将刚才掐断了白樱脖子的手,在屏障上抹了抹,竟好似是觉得脏一般

????阿莉尔浑身颤抖着,身后的皇锁鬼狱,似乎为了回应她的愤怒般,上面的符号统统闪烁起了光芒。

????“为了一群和你毫无关系、甚至还厌恶你们的人类,值得吗”薨带着笑意的声音,再次传来,“喂,阿莉尔,不要忍了,再忍,连铃兰也要有危险了哦。”

????不等阿莉尔做出反应,铃兰的声音却变得高了起来,她在咒骂阿贝伊勒。

????铃兰是个淑女,她连骂人的词语都不记得几个。

????可此时的她,用不着那些肮脏的词语,仅仅凭借着一些本来十分干净的话,就将阿贝伊勒骂得狗血淋头。

????你不会想看到一个淑女变成这样子,因为她们会这样,只可能是因为她们受到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刺激。

????阿贝伊勒眼睛看着阿莉尔,耳朵却将这些话一五一十地全都听了进去,越听,他的表情愈加阴沉,也让阿莉尔愈发慌张。

????可阿贝伊勒对于杀人,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犹豫,所以,他在阿莉尔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启动了铠甲。

????只见电光一闪,那些组成了牢笼的碎片已回到了阿贝伊勒的身上,而铃兰,也像白樱一样被阿贝伊勒掐在了手中。

????她周围的黑色气流,被大量闪电不断地击打着,在铃兰无法继续维持的情况下,它们很快便消散而去。

????不过,这个过程使得阿贝伊勒的五指始终无法握紧,给了铃兰一点时间去做她要做的事情。

????她痛苦地抓着阿贝伊勒的手,眼神间,却十分清明。

????这和她刚才骂人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原来她并没有丧失理智,她是故意那样,只为了要靠近阿莉尔一点,让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看着眼前慌乱的阿莉尔,她笑了,满是泪水地笑了。

????“不要为我们而感到愤怒阿莉尔大人因为我们能陪伴在您的身边非常幸福即使不能呃呃和您一直走下去我们也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没有说谎,任何人都知道她不是在说谎。

????因为,她此刻的笑容,太美了,虽然凄凉,却美得极致。

????幸福的笑容,永远都是美丽的

????而这个笑容,也永恒地停在了铃兰的脸上。

????她的尸体,被阿贝伊勒像扔垃圾般扔在了白樱身旁。

????两人的眼睛,正视着对方,手,也正好重合在一起

????“铃兰你有喜欢的人吗”

????“诶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白樱”

????“没没什么,就是问一下而已”

????“你今天好奇怪啊”

????阿莉尔右臂旁漂浮着的,已不再是一把孤独的长刀,而是两部分合在了一起、已不会再分离的剪刀

????克拉赫身上的人性肤,已经被他强忍着痛苦褪去,他所能使用的力量这才比之前强了一些。

????可在他身上的压力,却依旧不轻,他甚至感觉自己这副用蜡做成的身子都要被压碎了

????但碎了又如何我就算将这条命拼了也要阻止阿莉尔

????“阿莉尔”他拼尽了全力喊道,连乌鸦面具都跟着出现了一阵模糊,“你应该你应该知道铃兰的意思她和白樱宁死都不想看到你被软弱所控制没错薨所说的强大在我们看来却恰恰是软弱不要屈从于它不要让你心里铃兰和白樱最后的一点声音也消散不要让她们白死”

????他每说的一句话,都像是喘不过气来一般,最后一个字结束得很快。

????而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即使脱下了人性肤,面对着阿莉尔此时愈发狂躁的气息,他已半个字都无法再吐出来了。

????不过,凭借着最后的一点力量,他翻了个身,使自己仰面朝天,可以看到阿莉尔。

????阿莉尔正好也回过头望着他。

????这一刻,克拉赫知道他失败了。

????那双眼睛里,不再有疯狂,有的,只有一股任何事情都已无法左右的自我意识。

????这种自我意识,不像疯狂那样毫无目的,它是一种解开了一切本应被敬畏的束缚的绝对自由的意识。

????不再有顾虑,不再有障碍。

????只要是这股意识想做的,一切都会被放到一边,甚至去践踏

????克拉赫痛苦地看着阿莉尔,在心中道“失败了对不起,白樱,铃兰,我彻彻底底地失败了”

????虽然在看到阿莉尔那他前所未见的眼神后,阿贝伊勒的眼皮不自觉地一颤,极为不好的预感也忽然间扑面而来,但他却是笑着,因为这种令他人极度痛苦的事情,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没错,来吧恨我吗那就快点出来啊我会痛快地将你送去和她们作伴呜啊”

????阿贝伊勒说到一半,忽然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在了自己的胸口,这些力量,没有一丝外泄,竟好似集中在了他身体上一般,导致他连后退的趋势都没有

????他难以置信地捂着胸口,还未等抬起头看阿莉尔,一大口鲜血已“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阿贝伊勒的大脑登时只剩下了这一个想法,一时间,竟什么也做不了了。

????阿莉尔那奇特的左手,停留在了屏障上,看样子,她好像是刚刚用这只手击打了一下屏障,可屏障完好无损,她是怎么打到阿贝伊勒的呢

????“同化她刚才施放了冥尘才能使用的魔法同化”克拉赫在心中苦涩地道,使用了这种魔法,表明阿莉尔那变异的亡语力量已经彻底开始释放,一切,都晚了

????同化,乍一看,它和强制控组、暴力攫取的效果是一样的,但这个过程却是截然不同,严格来说,它已经不能算是一个魔法,而是一种能力,一种举手投足间便可以轻松使用的能力,不需要像强制控组或暴力攫取那般有一个施放魔法的过程,更不需要苛刻的条件,只要施法者意念稍微一动,本不属于他的魔法便会归于其控制。

????这种能力,本来的阿莉尔绝无法使用,而且,她同化的还是安达莉塔亲自施放的禁锢冥方,虽然没有成功,但她却借用上面的亡语对阿贝伊勒造成了伤害。

????所以,现在的阿莉尔,已决然不是原来的那个阿莉尔了

????阿莉尔那看似无神、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腰都直不起来的阿贝伊勒,冷声说道“波尔苟拉阿贝伊勒我不会杀了你,我要把你吊在恒难地牢,你会无时无刻不在承受你所无法承受的痛苦,而我,会无时无刻不在欣赏着你那令我感到无比欣赏的惨状”

????她的话音刚落,克拉赫等人便发觉周围的亡语忽然静了下来,那压得他们不得动弹的气息也消失了。

????但这种停顿却仅仅是一瞬间,所有的亡语便猛然朝着波士克城内四散而去

????恢复了自由的克拉赫正欲阻止阿莉尔,却发现这些亡语中,竟还有一些是朝着他来的

????距离这边较远的半个城镇内,此时真是人山人海,本来波士克城的人数就因为公国进入了紧急状态而大增,现在他们又全都挤在了城市的一边,而且还在尽力地朝着最外围的方向跑,就好像是一个水并不是很满的横放的瓶子忽然立起来了一样,所有的水,全都聚集在了瓶子的一端。

????这些人中,有少部分人亲眼目睹了在刚才那强大气息之下因为无法承受而被压成了肉饼的人是多么凄惨,所以他们一恢复自由,便更加疯狂地朝着城市北面的谢尔李思普大门涌去。

????谢尔李思普大门,是城市北面的正门,它名字的意思是“寻找希望”。

????现在,这些惊恐万状的人们所寻找的,也是希望。

????可他们注定是要失望的,因为不管是城市的哪扇城门外,都已经被禁锢冥方所封住,他们无处可逃。

????最先来到这里的人们站在屏障前,不断地用钝器敲击着、用利器砍刺着,可是没有用,不管他们使用了如何超常的力量,也无法使那屏障有一点变化。

????而这时,城里慌乱的人潮来了,夹杂着“快跑,后面的人都变成了肉饼”之类的令人们愈发恐惧的话语,情况,立刻就变得更加失控。

????原本正在试图突破屏障的人们立刻便被毫无理智的后来者冲击得紧紧贴在了屏障上,不能动弹,而后面的人们又被挤在他们身上,就这样,一层贴一层,这里像是在做超级人肉饼似的,已没有人能挪动一点

????嘈杂的叫骂声,逐渐地响了起来,人们互相地怒吼着,有的是在骂前面的人为什么不走,有的是在喝止身后的人不要再挤,更有甚者,直接大打出手,当然,这种打也仅限于头和胳膊这些尚有一点空间动弹的部位。

????站在城墙上的士兵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没有得到命令,他们一开始还试图去阻止这些几乎已经可以被称为“暴民”的人,后来,当发现城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来到了这里后,他们放弃了。

????有部分军官决定带着士兵去迎击那些造成了市民恐慌的未知敌人,可当他们看到本来驻守在其他几个方向城门的士兵们以及所有的正规军队也在慌张地朝着这边跑来的时候,他们知道,这个城市已经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